5G在线视讯 5G在线视讯

性爱刺激

详细内容请使用手机打开本页观看
 
 
三河田泰造开车离开别墅是在第二天中午。
 
和两个女大学生一直玩乐到深夜,早晨醒来后尝试三明治式的性交,结果能射精二次,泰造本人感到十分满意。
 
   “我觉得年轻十岁了。这样只要五十万圆,实在太便宜了。”
 
除五十万圆外,还增加十万圆小费,然后高高兴兴的离开。
 
   “嘻嘻,找到好客人了。看他那样子,不到一个月,还会再来找我们的。”
 
明子把钱分给梨奈,她本人也好像很满足的样子。
 
   “可是,我累坏了。”
 
   “懒得去海边玩了。”
 
   “就在阳台上躺着休息吧。”
 
   “好啊。”
 
客厅的阳台伸出到绝崖上,有阳光也有海风,两人赤裸着躺在阳台的睡椅上。
 
这一天打算这样度过。
 
冰箱里有很多食物,不缺少任何东西。这个别墅在休闲地带中,而且与世隔离,简直如天堂。
 
不过,一直到男人们到达为止。
 
——他们是晚上八点半到达。
 
明子和梨奈吃完晚饭,正在客厅看电视。两人都穿宽大上衣和短裤。
 
突然看到两个男人进来。明子和梨奈都吓一跳,草原有别墅的备份钥匙,当然能轻易的进来。
 
   “你们是谁!”
 
明子看到突然闯入的两个男人中,有一个人是昨天开车的司机。
 
   “真没礼貌!不按门钤,就冒冒失失的闯进来。那个人是谁?”
 
仍旧戴太阳眼镜的大江,今天穿T恤和牛仔裤。
 
   “我是和这个人一起来接你们的。”
 
   “可是别墅的主人说,我们可以在这里住二、三天的。”
 
仍旧穿黑色西装的草原说:
 
   “小姐,不要急。当然还可以住在这里,和我们玩过之后,再送你们走,但是不能送到你们的目的地,只能到中途。”
 
明子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们的目的地又是那里呢?”
 
此时,大江插嘴道:
 
   “是天堂。”
 
说完,拔出匕首,送到明子面前。
 
   “哇!”
 
明子大叫一声向后退。
 
   “这是干什么?”
 
   “我说过要送你们去天堂的。”
 
梨奈立刻转身,跑到家庭吧台上的电话处,可是草原更快一步就抱住梨奈的身体,同时伸手拉断电话线。
 
此时,明子也被大江抱紧,匕首对正喉头。
 
   “不要乱叫,想快一点死吗?”
 
低沉的声音,使梨奈和明子吓坏了。
 
被草原控制的梨奈,看到他的脸产生奇妙的感觉。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啊……这个人!”
 
梨奈勐然想起来。
 
   “明子,这个人就是昨天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我说那个官员被逮捕时,在旁边耳语的那个人。”
 
   “什么?”
 
明子看草原的脸,又看大江。
 
   “………………”
 
她在瞬间明白一切,后悔得咬牙切齿。
 
   “原来你就是山村九三郎的秘书。这是说,原来是陷阱,难怪弥生会把好事情让给我们。”
 
   “没错,谁叫你们太贪了。”
 
梨奈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明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告诉你的朋友吧,她好像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里。”
 
两人都被双手困绑于背后,并排坐在沙发上。草原叫大江监视,自己去查看别墅里有没有其他的人,然后从冰箱里拿来两罐啤酒。
 
草原坐在沙发对面的扶手椅上,大江拿匕首站在两个女人的背后。
 
   “喂!莎莉,也就是野 明子,你就告诉这个丽莉,也就是连水梨奈吧,我们活动的目的是什么……………”
 
   “可恶!可恨…………”
 
明子咬牙切齿,但也只好向梨奈解释。
 
   “梨奈,你还记得去年十一月左右,有S县县长叫我们去的事吗?”
 
   “S县县长?喔,那个打屁股就高兴的男人…………”
 
   “对。见过两次,第二次多一个五十岁左右,领口带国会徽章的男人。”
 
   “我记得,他们两个轮番和我们玩,第二天,我的屁股都肿了。”
 
   “那个人就是当时的建设大臣山村九三郎,你不是说昨天被逮捕了吗?”
 
   “难怪我觉得面熟,那又怎么样呢?”
 
   “梨奈,你根本不看报吗?三海建设公司送几千万圆贿赂山村大臣,企图包下S县新建设机场的工程。”
 
   “这样算不算贪渎罪呢?”
 
   “当然是,本来应该投标决定的,结果山村拜托县长,而县长也答应了。所以,建设机场最有赚头的部分落在三海建设公司的手里。检察厅知道后,着手进行调查,终于在昨天采取逮捕行动。
 
可是,他们不会轻易就承认,山村和县长一定会右认的。虽然三海建设的会长已承认送钱了。”
 
   “那么,他们不是完蛋了吗?”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山村和县长都坚持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受过请托,拿大到证据,检察官也莫可奈何了。
 
   “可是收到钱了 …………”
 
   “可以坚持说以为那是政治献金就行了。”
 
   “这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梨奈,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是在他们见面的证据,而且山村还当着我们的面说:‘为三海建设帮忙吧。今天送钱来了,给你一千万’。”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不记得了吗?我们两人并排趴在那里,屁股挨打的事。”
 
   “记得。县长用手掌,以前是大臣的人拿出鞋拔……这个比较痛苦。”
 
   “然后我们被奸淫。”
 
   “喂,先和你县长,我和大臣,然后换过来。”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是并排的,他们一面抽插,一面说话。”
 
   “那时候的事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你因为强烈的性感快要昏过去,我倒记得一清二楚。”
 
   “原来如此……这是说…………”
 
此时,脱下上衣,松开领带的草原开口说话了。
 
   “你们就日证人。东京地检署下令,就是把地皮反转过来,也要找到你们。”
 
   “什么!我不要……我不要作证。”
 
梨奈露出恐惧的表情。
 
   “你也许如此,但不知这位小姐如何?”
 
明子回答说:
 
   “我也不要作证。因为作证的话,必须说出我们所做的事情。”
 
   “话是不错。即便你们拒绝作证,但只要你们被发现,老板的政治生涯就完了。花钱买大学女生,还和县长轮番做变态游戏,一旦这事公开,妇女联盟一定一阵骚动。”
 
   “……………”
 
明子和梨奈互望,没有说话。
 
   “况且,明子不是 单的丫头,知道自己掌握调查和审判的关键时……而且已经知道了,绝对会开口要钞票……也就是恐吓。”
 
   “不!那种事我从来没想过。”
 
明子大叫。此时,大江说:
 
   “你胡说!你一直很注意我们的动静,所以始终避开和老板或县长有关的人可能相遇的场所,因此费很大心力才找到你。”
 
明子想到这一段时间的情形。
 
( 从今年春天开始,明子就选择客人,不似以往,钱多就好,从来不问对像………… )
 
明子的脸色灰白,因为草原的话一点也没错。
 
   “实际上,我们也很着急。因为你们两人像定时炸弹。若不快点解决,总有一天会爆炸,所以这位先生就出马了。”
 
草原指站在她们的大江说:
 
   “他是找人的行家,以前担任刑警,很能干,对为嫌犯极度凶暴,尤其喜欢折磨女人,因此被开除。不过,我的老板看上他的本事。只要有棘手的问题,必定找他出马。”
 
明子和梨奈力互望一眼。记得二、三年前,警察局有一个残暴的警官,讯问嫌犯时,总是拳打脚踢,对年轻女性还会剥下衣服羞辱。以致引起人权问题。原来这个刑警就是他。
 
草原卷起袖子,意外的出现长毛,是肌肉体质的人。
 
   “说起来,我也不讨厌那种作法…………”
 
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让明子和梨奈升起一股凉意。
 
   “我们会照你们的话做,所以请不要害我们………”
 
明子哀求。
 
   “来不及了。小姐们认命吧。要给我们快乐,不然就很不容易到达天堂,也就是说痛苦的时间会持久,其实我倒希望如此。”
 
为了能自由的玩弄年轻女大学生,草原和大江的胯下物由就兴奋得勃起。
 
   “现在让我们看一看,向好色老头们拿钱用的道具吧。”
 
听到草原如是说,大江也点头。
 
首先抓住明子的衣领拉起。锐利的匕首割破上衣,裸露出未带胸罩的上半身
 
   “不要哇……救命啊………”
 
大江在哀求的明子脸上掴一掌,然后割破短裤,露出粉红色的迷你三角裤。
 
   “穿的东西还真性感。”
 
也用匕首割断三角裤的松紧带,粉红色的布片落在脚下。
 
把吓得全身颤抖的梨奈拉起来,同样的割破衣服。
 
   “你们彼此闻对方的味道吧。你们不是同性恋吗?”
 
大江把明子的三角裤塞入梨奈的嘴里,梨奈的三角裤塞入明子的嘴里。
 
   “唔……………”
 
嘴里被三角裤填满,两个人都无法哀求。
 
   “噢,她的身材真好。而另一个够丰满,看到这样皮两个女人,任何男人都会喜欢。”
 
草原欣赏两个人的胴体后,对大江点头说:
 
   “你先享受吧,时间多得很。”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大江拿来一个绳子。
 
明子和梨奈的双手被绑在前面,剩余的绳子穿过约三公尺高的房梁。
 
   “唔………………”
 
   “啊………………”
 
双手高高被吊起,脚尖勉强着地。
 
   “这两个人的屁股好像都值得抽打。”
 
大江从牛仔裤取下皮带。
 
强生在别墅的门前走下计程车已经十一点多钟。在修善寺没能轻易找到计程车,加上电话不通,以致很晚才到达。
 
( 总算找到了……不知为什么,电话一直不通。 )
 
强生付钱下计程车后,看到停车场有灰色宾士轿车感到奇怪。
 
( 是有客人吗? )
 
昨天在电话里,姊姊说只有她和梨奈两个人,所以强生才肯来这里。
 
( 究竟怎么回事………… )
 
可能就在这时候,强生已预感情况有异。从斜面上的阶梯小心走下去时,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啊…………”
 
强生站在原地,竖起耳朵。
 
( 那是什么声音。 )
 
毫无疑问的,是从姊姊去的杂树林后面的别墅传出来。
 
   “哇…………”
 
又听到惨叫声,但和刚才的声音不同,可能是梨奈。
 
( 姊姊她们………不得了啦……… )
 
强生受到血液倒流的冲击,其中一半是恐惧造成。
 
不知道什么理由,但一定是开宾士来的人袭击姊姊和梨奈。
 
强生尽可能不发出脚步声,悄悄的来到别墅玄关。
 
( 先看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
 
玄关的门是里面锁上,必须找另外的进出口。
 
山式的别墅是建在挖开斜面的平地地上。别墅的背后是断崖,在那里的空间看到瓦斯桶。
 
(应该有后门的。)
 
强生绕到别墅的后面。
 
果然在瓦斯桶旁边有一个门。门未锁。可是打开后,强生很失望,因为这儿是仓库。
 
强生失望的咋舌后,打到电开关后打开,里面有很多杂物堆放在墙边。
 
强生注意到一样东西,那就是割草用的 刀。
 
刀的柄很短,是用来割普通的草,而且已经生 ,但总比空手进入房里好一些。
 
强生拿起 刀走出仓库。
 
   “唔……………”
 
又听到惨叫声。因为附近没有其他房舍,袭来者没有关窗,所以惨叫声 出。
 
( 这是说一定有打开的窗户…………)
 
强生继续自房后走,来到侧面就能看清别墅的构造。这是二楼建乇。二楼有玄关,和宽大阳台、客厅等。和一般建乇物相反,浴室和卧房是在一楼,遗憾的是一楼的窗户都锁住。
 
强生从侧面走到面朝海的一边,抬头能看到突出来的宽大阳台,在绝崖边用柱子支阳台,此外还有数根斜梁。
 
   “呜…………”
 
又到到惨叫声。好像面向阳台的窗户是开的,姊姊的惨叫声从那里传出来。
 
( 如果能从这个柱子爬上去…………)
 
强生把 刀插在腰带,开始爬柱子。他自幼就不善于爬树,尤其怕高。他能毫不考虑的爬五公尺高的柱子是惦记姊姊和梨奈的安全之故。
 
( 这样做不如联络警察………)
 
强生一面爬,一面想。可是坐计程车来的时候就知道,附近几乎没有人家,走路到有电话的地方,不知还要浪费多少时间。
 
总算爬到伸手能抓到阳台栏杆的地方。
 
( 呜……… 呜……… )
 
又听到痛苦的惨叫声。
 
( 可恶!究竟对姊姊和梨奈做了什么事………… )
 
强生从栏杆下端,战战兢兢的伸出头,立刻看到没有关窗户,也没有拉起窗 的房内情景。
 
( 哇! )
 
看到意外的情景,差一点摔下去。
 
强生觉得血液又逆流。
 
( 怎么会这样…………… )
 
在屋顶很高的房里有四个人,两个女人是明子和梨奈,另外两个是没有看过的男人。一个是四十来岁,另一个是三十岁左右。两个男人都赤裸。明子和梨奈,除了绳子之外,身上也是一丝不挂。
 
在强生到达这里的两个小时之间。明子和梨奈完全忘了强生的事。
 
两个侵犯者也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其他的人来这栋别墅。
 
而且面对年轻貌美的两名女大学生,兴奋得忘了考虑其他的事。
 
首先是大江用皮带抽打赤裸的女人。他比什么都喜欢看女人痛苦的模样。
 
从身体的前后受到鞭打,不分乳房,肚子、大腿、后背、屁股,还有阴部…………。
 
最后,明子和梨都失禁而昏过去。
 
   “喂……不要从开始就这样凶狠吧…………”
 
连草原都看不过去,制止大江。
 
拿来水浇在明子和梨奈身上使她们清醒后,轮到草原折磨。他喜欢逐渐增加痛苦。
 
从晒衣场找来晒衣夹,夹住两个女人的乳头。
 
看到两个女孩痛苦后流出汗,一副苦痛的样子,平时在蛮横的主人下工作的秘书,开始产生兴奋。
 
继续用晒衣夹夹住乳房四周和肚脐四周的肉,几乎晒衣夹夹在两个人的阴唇
 
   “呜……呜…………”
 
强烈的痛苦使她们几乎要昏过去,两人的脸上布满泪珠。
 
这样欣赏一阵痛苦模样后,草原要大江用皮带把晒衣夹打下去。
 
当然皮鞭也打在阴唇上,两个人又失禁昏过去。
 
虽然如此,仍不停的折磨。草原用打火机烧明子的阴毛,大江见状,同样的烧梨奈的阴毛。
 
   “差不多该干一次了。”
 
两个人这才从吊起的姿势获得解脱,倒在自己失禁的尿堆里。
 
取出塞嘴的三角裤,把梨奈和明子的嘴张开,开始尿尿。只要从嘴里溢出,就用皮鞭抽打。
 
   “你来舔吧。”
 
草原站在那里发命令,梨奈吞下巨大肉棒,苦闷的翻起白眼。大江也向明子要求做同样的事。这是用凶恶的肉棒凌辱嘴和喉咙,如果牙齿碰到,就用打火机烧乳头。
 
明子和梨奈都被迫吞下男人们射出来的精液。
 
   “你的阴毛真难看,弄干净后再让你上天堂吧。”
 
梨奈被困绑在扶手椅上,左右腿分别放在扶手上,这样完全露出阴部。
 
大江从洗手间拿来乳膏和刮胡刀交给明子
 
   “把你朋友的阴户弄干净吧。”
 
明子哭着把同学烧焦的阴毛刮掉,梨奈也不断的呜咽。
 
梨奈的阴毛刮干净后,轮到明子,同样的被绑在扶手椅上,由梨奈刮去阴毛。
 
   “哈哈,干净了,顺便也清理一下肚子里的东西吧。”
 
   “这里有浣肠的器具吗?”
 
   “应该能找到可用的东西吧。”
 
大江从浴室拿来洗发精的容器。
 
   “不错,这个东西可以用。”
 
让双手绑在背后的梨奈跪在地上。
 
   “就这样把头顶在地上。”
 
如此一来,有鞭痕的屁股高高始起。
 
   “分开双腿。”
 
   “……………”
 
赤裸的肉体因恐惧颤抖。梨奈啜泣着分开双腿时,还没有受到 辱的肛门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
 
大江把容器交给双手绑在前面的明子。
 
   “用这个东西把你朋友的肚子弄干净吧。”
 
明子只有服从。容器前端至少有三公分直径,为减轻梨奈的痛苦,明子把嘴压在肛门,沾上唾液。
 
   “真是难得的友情,也许是同性恋吧。”
 
男人们露出淫笑看着明子的动作。男人们射精后萎缩的阴茎再度勃起。
 
   “啊……痛……唔…………”
 
梨奈痛苦得哭叫,但明子还是把洗发精灌入直肠里。
 
   “唔………肚子痛……唔…………”
 
火烧般的感觉刺激直肠,肚子在蠕动。
 
   “要忍耐,在我答应之前,不能排出来。不然,会折磨你到活雨下去的程度…………”
 
就这样苦闷十多分钟后,梨奈排出大量粪便在客厅的地方,然从昏过去,男人们要明子清理污秽。
 
   “她不听话,等一下再处罚。现在,你也要做相同的事。”
 
明子被绑后,抬起屁股。梨奈把洗发精容器插入。
 
又开始同样的苦痛,明子不到五分钟就排泄了。
 
让梨奈清理后,两个男人开始商量。
 
   “明子比梨奈快五分钟排泄,处罚要重。”
 
用绳子绑在明子的脚踝,分别把绳子沿头上的房梁吊下来,两个男人用力拉。
 
   “啊…………”
 
双手被绑在背后的明子发出尖叫声,身体倒悬在半空中。
 
   “像杀猪般的叫声,附近会不会听到?”
 
草原有所顾忌。
 
面向海洋的窗户,为排出臭味而敞开。
 
   “没关系,这附近没有住家。”
 
大江大放在心上。从倒悬的明子背后,用皮带勐力抽打大腿根。
 
   “呜………”
 
在半空中分开双腿的裸体弹动。在全身被抽打后,明子昏过去。
 
   “打她十下,要打你五下。”
 
轮到梨奈被倒吊起来。她在被倒吊之前,已快昏过去了。打到第三下时,排出尿后昏过去。
 
   “可恶,假装昏过去是不可以的。”
 
大江用水喷醒梨奈后,继续用皮带抽打。
 
   “很好玩的样子。”
 
草原也用自己的皮带开始抽明子打。
 
   “啊…………”
 
   “呜…………”
 
随着抽打的声音,响起惨叫声。
 
张生听到的惨叫声,就是此刻的声音。
 
把全身留下鞭痕的裸体放下来时,两个女人的呼吸已困难。
 
   “太好了。”
 
草原把明子拉到壁炉前的毛毯上进行 辱。
 
   “我在这一边。”
 
大江让梨奈跪在沙发前,头靠在扶手上。从背后奸淫。巨大肉棒插入阴户内,梨奈仰起下巴,在无比的痛苦中,仍感受到强烈的快感。
 
   “噢………唔………………”
 
大江听到梨奈发出淫荡声,感到非常高兴。
 
   “阴户夹紧了,杀死她太可惜………”
 
趴在阳台外墙上看的强生,听到大江的话。
 
( 他们是想杀死姊姊和梨奈………… )
 
强生无法了解理由,但又不像临时起意的凶手。况且,两个人是开宾士轿车来的。较年轻的男人,看起来有点像流氓。
 
不管他们是何许人,准备 辱姊姊和梨奈后杀死她们是千真万确的。
 
( 怎么办………)
 
十八岁的少年颤抖着身子思考。现在冲进去,在攻击一个人的时候,会受到另一人的反击。以自己的臂力和生 刀未必能打倒对方。
 
强生在恐惧万分中,阴茎竟然开始勐烈勃起。
 
温柔的为他处理童贞的梨奈以及姊姊,正受到野兽般男人的 辱。对这种情景感到无比愤怒,但力有强烈的兴奋,使年轻的血液沸腾。
 
( 这是为什么呢……… )
 
这种情形使强生困惑。
 
   “噢…………”
 
大江发出吼声,把精液射在梨奈的性器深处。
 
草原尚未射精。
 
   “唔………………”
 
拔出阴茎的男人,看一眼还在抽插的草原说:
 
   “口渴了。”
 
全身赤裸的走进厨房。
 
( 只有此刻! )
 
失去这个机会,可能不再有了。
 
强生悄悄的来到客宾渐接近草原的背后。
 
前任建设大臣的秘书的男人,在 目砍人他的脖子之前,不曾发现强生进来。
 
割断颈部动脉的 刀,将颈椎打碎。
 
   “噢…………”
 
惨叫声尚未完全发出来,动脉的血液便流入气管和食道里,吐出大量血液的草原,身体和明子结合的情形下死亡。幸好逐渐昏迷的明子,身上虽然被喷到大量的血液,以及已失去生命的男人压在身上,但毫无所觉。
 
达到性高潮金昏迷状态的梨奈,也是同样的情形。
 
强生为迎击进入厨房的男人,躲在厨房门口。
 
( 机会只有一次。 )
 
强生这样告诉自己。
 
听到关上冰箱门的声音。拿出罐装啤酒的大江关上电箱门。
 
( 嗯………… )
 
一口气喝一罐啤酒的大江,发出满足的声音。
 
   “草原先生,还是快一点弄完吧。我要干那个女人的屁股,要一面干,一面勒死她。弥生就是这样解决的。这种方法痛快极了!”
 
大江从厨房门口拨开珠 ,走进客厅。
 
刀向毫无戒备的大江腹部攻击。如果他穿上一件衣服,多少会减轻伤害度,可惜他是赤裸的,肚脐下裂开,大肠从里面像一样跑出来。
 
   “…………………”
 
刹那间。大江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露出难以置信的眼光,看从腹部流出的大肠。
 
   “可恶……………”
 
终于发现有人袭击,然此时的 刀已砍人他的脖子。喉咙被割断,曾经担任刑警的男人瞪大眼睛倒卧在地上。
 
强生看清楚这个男人正在做死亡前的痉挛,于是回到先砍杀的男人身边,用脚踢赤裸的屁股,仍旧结合的阴茎从明子的阴户脱落出来。看到阴户流出白色的液体,草原在死亡的瞬间射精的。
 
   “…………………………………”
 
强生把沾血迹的 刀丢下,把草原的 体踢向更远处,然后自己脱光衣服,扑在姊姊的裸体上。
标签分类
查看更多